宜兴婚姻财产纠纷律师
法律咨询热线:13771334486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律师文集 > 离婚赔偿

欲收旧情人母女 赔了夫人又折钱

发布时间:2018年6月1日  来源: 宜兴婚姻财产纠纷律师     http://www.yxhyccls.com/

    讲述人:陈更
  性别:男
  年龄:40岁
  职业:个体经营者
  地点:本报讲述室
  记者:许xx

  (一个从天而降的私生女,给年过四十却一直苦于没有小孩的他带来了无穷的欣喜。不能生育的结发妻子宽容地接纳了这个孩子。而他不仅想要女儿,还想要那个漂亮的情人。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往往不如人意:妻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,从此没有音讯。情人拿了钱带着女儿远嫁他乡。最后,他落得个人财两空……)

  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还有女儿

  两年前的一天,我和妻子在家吃完晚饭,她去洗碗。我照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电视里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看得我心里一阵阵失落。我快四十岁了,别人都说四十不惑,可我却感到非常地困惑,我现在的生活条件可以称得上不错,自己打拼的事业稳定,妻子贤惠又持家,照道理来讲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了。但是我心里却始终有一个包袱,那就是我和妻子结婚十几年了,一直没有小孩。检查后是妻子的原因,我们四处求医都没有用。为此妻子很自责,她知道我很想要个孩子,我也经常提起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。所以妻子在家总是顺着我,家务事一手包揽。我虽然不甘心,日子却也算是平静。

  然而平静的生活在这天被打破。就在我正对着电视长吁短叹的时候,门铃响了,妻子放下手中的碗去开门。“找你的”妻子带着满脸的疑惑走过来对我说:“是个女人。”我也很奇怪,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女人来找我?当我看清来人的脸的时候,我愣住了,是莉莉。没错,虽然跟十年前相比老了许多,但是那张脸依旧漂亮,风韵犹存。

  看到我吃惊的样子,莉莉笑了笑,说不好意思这晚打搅你,但是我真的是有话要跟你说,可以谈一下吗?我想也是,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络过,现在突然找上门来,一定是有事。于是我把她让进屋,回头对妻子说,这是莉莉,小路以前的老婆。妻子一听是小路的老婆,连忙拉着莉莉坐下,并且一个劲地夸她的女儿长得乖巧。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跟着莉莉一起来的还有她的女儿,小女孩大概十岁出头,长得蛮清秀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看就蛮喜欢她。

  妻子倒来茶,自己又进了厨房。我问莉莉这些年过得怎样,她说自从小路死了之后,她再嫁的那个人对她很不好,她想离婚。我说你想要我怎样帮你呢?随后莉莉说的话让我彻底愣住,她一字一句地说:我想带着你的女儿来投奔你。

  我和好朋友的老婆有过婚外情

  之前说莉莉是小路的前妻,其实准确的应该说是小路的遗孀。小路是我在新洲老家的一个朋友,一起做过生意。那时候我已经在武汉定居结婚,因为生意的关系,我常常回老家,去了后就总是在小路家玩,这样认识了小路的老婆,也就是莉莉。小路身体不好,所以每次我来的时候都是莉莉在招呼。她小我三岁,长得很漂亮,为人热情又大方。我总说小路有运气,找了个这么出众的老婆。小路总是笑笑,然后摆摆手不让我继续说下去。其实我知道小路的苦衷,他身体不好,而且是严重的肾病。我相信这也是莉莉有意无意对我暗送秋波的一个原因。对于这样一个有吸引力的漂亮女人主动投怀送抱,男人一般都是无法拒绝的。很快,我和莉莉就偷偷地好上了。

  在那之后,我去老家的次数更频繁了。为了能跟莉莉在一起不引起怀疑,更是因为对小路心怀愧疚,我加大了和小路生意上的合作。有时回到家还装模做样的跟妻子商量一下生意上的事情,所以妻子一点都没有察觉出异常,对我和小路的合作十分放心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,小路的肾病逐渐恶化。虽然我们竭尽全力去挽救他的生命,小路还是离开了人世。

  小路的死给我的打击很大,我再也忍受不了自己内心的自责。于是我把老家的生意全部处理后,就回到了武汉,从此断绝了和莉莉的关系。之后,听说莉莉又嫁人了,我也松了一口气。

  因为孩子我们旧情复燃

  如今莉莉又来找我,往事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一掠而过,我迟疑了。莉莉看出我的犹豫,拉过坐在旁边的女儿,对我说,本来我不打算告诉你的,可是我现在的老公对我和孩子一点都不好,我不忍心让孩子跟着我受苦。一提起孩子,我的心狂跳起来。
  我仔细端详着女儿,感觉像她妈妈多一些,但是眉目之间确实也很像我小时侯。算算时间,也很符合,我开始动摇。这个时候妻子端着一盘水果出来放在茶几上,招呼小女孩吃。我看着这个情景,觉得这就是我在脑海里构想过无数遍的生活。

  坐了一会,莉莉起身告辞。在楼下我问她现在住哪里,我送她。她摇摇头说,她带着女儿从家里出来后,就一直住在旅馆,现在钱也不多了,但是不想回那个家。我看着她楚楚可怜的脸,心一下子软了,说:“放心吧,我会负责。我不会让你和我们的女儿受苦的。”

  回到家,妻子问她找我有什么事。我扯了个谎,说小路死后她们母女无依无靠,现在莉莉来武汉想找份工作,让我帮帮忙。妻子听后,也就不再追问了。我一直都以为我老了以后没人给我送终,可是现在居然有了一个女儿,我认为是老天对我的某种眷顾。

  有了这个想法,我心中的天平开始向莉莉倾斜,之后几天,我天天去找莉莉和女儿,带着她们逛街吃饭,为了方便还给莉莉买了个手机。我沉浸在一家三口团聚的幸福当中,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莉莉和女儿名正言顺。

  我把她们带回了家

  自从有了给莉莉母女一个名分的想法之后,我心里就有个打算,让她们住到家里来,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。

  想是这样想,但是回家看到妻子忙里忙外,我又不忍心开口了。虽然我一直怪她不能给我生个孩子,但这么多年来,要不是她,我也不能这么全心全意在外面做生意。我一直在犹豫。

  那天我跟往常一样去找莉莉,却没在旅馆看到她们,打她电话也是关机。想到她们母女在武汉又不熟,于是急得到 处找。直到傍晚,莉莉才跟我打电话,说她的丈夫从老家来找她扯皮。我一听当即决定将她们接回来,不让她们再担惊受怕。

  我回到家,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跟妻子摊牌了。我本来以为妻子会跟我大吵大闹,谁知妻子哭完之后对我说,行,既然那个孩子是你的女儿,把她接来我不反对,我也会把她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疼,好好照顾的。可是你要把那个女人接来我不答应。我当时心完全只在莉莉身上,知道妻子心软,就对她说现在莉莉一个人孤苦无依,而且又是孩子的亲生妈妈,就让她在女儿身边陪些时,等女儿习惯了再让她走也不迟。妻子很不情愿地答应了。

  第二天,我就把她们母女接了回来,开始了四个人的共同生活。

  妻子跑了女儿也没了

  莉莉和女儿搬过来之后,刚开始两天妻子还能忍受。时间一长,妻子就给我下了最后通牒,这个家有她就没莉莉,有莉莉就没她。见我久久没有决定,妻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。

  妻子走后,莉莉和我商量结婚。她说丈夫老家那边很麻烦,向我借一万块钱,回去跟她丈夫离婚。我想了想,既然女儿都认了,让她去把婚离了是对的。于是我给了莉莉说的一半的钱,5000元,说先拿去,不够再说。

  莉莉带着女儿走后,我一心等她离完婚来找我,然后三个人好好生活。谁知莉莉突然托人跟我说,她的婚离不了了,丈夫不同意。这太出人意料了,我无法接受,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个骗局。于是我去找莉莉,问她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,她说是,我说那好,我们去做亲子鉴定。莉莉说既然婚离不了了,那做鉴定也没有意义,坚决不肯。我很生气,就说要是不能回到我身边,那就把钱还给我。莉莉却说钱当初都用来办离婚了,没有离成所以还不了钱。

 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,我却咽不下这口气。为了她们母女,我气走了自己的结发妻子。如果女儿确实是我的,损失的这笔钱给莉莉,我一点都不心疼。她把孩子养这么大,给钱是应该的。可是现在她不肯让我做亲子鉴定,我也不敢肯定这孩子是不是我的了。我现在只希望妻子能够回到我身边。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


首页| 律师介绍| 专长领域| 法律文集| 相册影集| 案件委托| 人才招聘| 法律咨询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| 网站地图
All Right Reserved 宜兴婚姻财产纠纷律师
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@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:13771334486  技术支持: 大律师网